侯洋洋

日记。

脏浊的卡车后槽挤赤手空拳的人
装备齐然却不似军队的整齐划一
三两扎堆的最外围落户一匹孤狼
脸蛋白皙身条纤细却是目光空洞

车下情形不同于上面的短暂祥和
泥泞肉块与嘶吼的尸体随处可见
充诱饵强行踹下车的人湮没其中
几双大脚在颠簸中迈向角落少年

毫无反抗意志的被遭制住后颈肉
拎幼犬般轻松被高大个男人揪走
兀然回神他也只是平静目光对着
身形一转他的眸里只有湛蓝天空

碎发纷飞的少年一刹那露出笑容
舒展四肢仿佛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数十双溃烂甚至显露白骨手伸出
接住坠落的男孩却是轻柔稳当的

你们不要的孩子将会由我们来爱

日记

被它拖住了脚,慢慢慢慢往下扯。
后背粘腻一片,腥气兀然袭上鼻腔
我无法别人求助,我必须自救
随后我发觉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
我放弃了挣扎,阖眼摒除杂念
它却攀上我的身子,印上淡淡的吻。

是上一个的后续 不是同一个人但类型一致。

我佛杰一天了,原本用的杰克。看这发言想了想换成小丑。最后换成蜘蛛 把那人挂了之后自个来来回回玩蛛丝。(´▽`ʃƪ)开心。

我…杰克小丑蜘蛛拜访都有。她有勇气没换。

挂个园丁。id奶糖兔,以后见她请帮我往死里打
 

 
过程。正常匹配局,红教堂,最后剩我和园丁双残,剩一台电机 我在那边残血遛闪现杰克等园丁解机子(我大心脏翻窗)。
 
完后杰克让我遛丢 我路上摸着医生遗物自摸满 那边园丁倒地放血。我琢磨着开局让她摸了一下我也去救她一下的呗就顺红地毯门过去摸箱出针去找她。摸箱时候杰克照着红光过来 我在地毯死板区翻车 我申请投降她不同意(注意这里 余兵双趴不同意投降)。这时候园丁爬到了地毯附近。
 
 
杰克抱起来我估计想挂教堂地下室 我没挣扎。往里转了一下出来撂地毯附近了 又把园丁弄过来搁一块 约摸是想让我们起来双跑(我真的谢谢他。)
 
下面重点剧情了。园丁往杰克那边爬杰克就给她放起来了(多次抱放默认挣扎成功) 然后园丁转身就往旁边墙区跑,那边有个电机。杰克没去追 把我拎起来也过去想让摸机。然后我他妈 看到 园丁 站在 那个 地窖 上。地窖 紧挨着 机子 机子 就剩 一台。
 
 
哦。结果是杰克放我下来空刀想让她摸我起来她无动于衷接着蹲地窖。杰克就把我带椅子上了 过去看她仍然守地窖。
:)我可去您个小居居的 骂人不带妈文明你我他。
 
杰克在我过半血之后赶紧把她带过来反复放抱想让她救我下来。
感谢您的心意 但是她不会的。
在我飞了之后她刚挣脱成功 转身就往地窖跑。

最后杰克还是让她走地窖了。
 
 
 
 
——大名侯洋洋 有认识的转告一下最好  让她早日做鸡谢谢。

#酒茨 锤基 轰出 无私心tag 请鉴我。

刚加了个群。申请消息让写三对cp和萌点。我一时开心就多码了点。完后进群翻记录有人说我搜的百度

【9:46开始码】阴阳师里的 酒茨。追随关系真的好吃🌚另一个终有会忍不住的时候 心软个就让追随者得寸进尺。啊酒吞被追随 茨木追随者。🌝如果是小茨木基本就是儒慕的感情了
总之 拥配追随关系好吃。

【9:54开始这段】漫威的…锤基。兄弟相爱相杀。漫画里的锤基是基本没有情感的 基妹是只作恶 锤哥负责收拾残局 每一个“恶作剧”背后都是两边在深深的叹息…他们何尝不后悔呢 可毕竟是两个神。漫画剧情基妹在临死时候放了最后一个幻术把自己的幻象留下来陪着哥哥继续过日子…阿西吧。感谢电影把这个催泪点放大放大再放大给我们磕…有了人情味儿兄弟情终于是有更多了。他们是爱着对方 就是隔了层神明的身份 为了神座注定要相互仇杀

【10:06。然后管理分享群里。10:12入群然后有点在意看了看记录。发现复制的不错、抄百度言语。统一出自一人】我的英雄学院。胜出。幼驯染闹脾气。幼驯染本身就好吃啊知道对方的一切什么什么的监视也方便(在说什么)。我的英雄学院里…小时候的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是孩子王和小跟班的操作 爆豪胜己性格逐渐扭曲然后绿谷出久靠着行动把他扭正回来。不需要其他语言,就看着他的做法,一切都懂了。🌚有的默契互动 官方操作的真的6。还有…爆豪胜己是没有口头改变什么 但是危机时候会第一个关注绿谷出久。这是个英雄题材的动漫,所以毕业后的他们每一次碰面都是拿生命在保全对方。对 没错不是保护是保全。
爆豪胜己还是认自己比绿谷出久高上一头 作为从小到大的头儿他不会允许自己的自尊心被践踏。在意识到绿谷出久的唯诺性格发生改变也会反驳自己了之后,他与绿谷出久发生几次冲锋。他不是靠蛮力,而是很有头脑的能力者,然后第…三次时候勉强赢过一头 然后他心满意足 默许绿谷出久改变的行为。
绿谷出久 虽说是唯诺不言声被打击的很自卑的人,但他本身就是个英雄性子 还没能力的时候他冲上去凭着瞬间反应拖延了一刻时间让NO one英雄成功救下爆豪胜己(爆豪胜己开始意识到不一样)。做了英雄之后他不会让任何人在他的庇护下受伤 尤其他的重点崇拜对象 爆豪胜己。
幼驯染。绝对信任。心理打击。后期强强

【管理表示相信并且放我入了群,让那个人向我道歉。此人哦了一句言“如果误会了,抱歉。”
发这个一个意思鉴别一下是不是百度来的 还是啥渠道我复制黏贴的。
还有个意思 就那百度 这种cp描述文笔啥个样啊。】

《D5今日快报》

全员。我没漏人儿吧???
私心tag加一点。

庄园内的老式别墅年久失修,在突如其来的夏雨里崩塌半厦,所幸逃生者并无人员伤亡。
震惊之余的逃生者们在庄园主的背地安排下做着缓慢而长期的维修工程。

代号前锋的成员已退出维修组负责后勤跑腿,但后勤组后由大量程序单一化的傀儡娃娃全盘接手。

代号机械师盲女的两位成员每日午餐加鸡腿儿。

自主创建医疗组的是代号医生的成员,指挥组是代号空军的成员。
据析代号律师的成员尝试加入指挥组,未果。

代号慈善家的成员成功加入后勤组做搬运工作。

据析花园受损程度尚可,代号园丁的成员已介入紧急救治。

庄园内乌鸦已被代号鹿头的成员全部引入独立温室避雨歇憩。

感谢代号蜘蛛的成员为大家编织了此次事件必要的物什,例如鞋套雨伞救急内裤等等等等。
代号幸运儿的成员对此表示:内裤会粘住,弄不下来,但是温水一浇就没了。

代号冒险家的成员已被代号魔术师的成员严密看护,不得触碰任何建筑材料。

代号杰克的成员被匿名举报,上诉原因“身上的花香味太浓飘到逃生者的应急避难所”,代号小丑的成员表示他一到晚上就隐身往外跑,生怕别人看不见那雨里有块屏蔽墙似的。
代号佣兵的成员要求配置隔离墙,审核未批准,对此,代号红蝶的成员已于空中涉入调查。

一日三餐皆有代号厂长的成员倾情奉献,庄园游戏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祝您新的一天游戏愉快。
送给里 @弦九弦

《杰克他面具上有了个唇印》

昨晚没睡时候想的脑洞。

杰克×任意一个谁,简称A。
(俩人在双向暗恋或者交往?谁攻谁受布吉岛。

有一天杰克面具上挂个大唇印子就回来了,A非常生气,当面质问,杰克面红耳赤支支吾吾把话题扯开了。A咒念着把杰克教训了一顿(打?骂?操?

第二天依旧是个新唇印子。A决定出动,化身侦探背着杰克仔细分析唇印的信息,得出性感丰满个高儿女性的结论。A非常伤心,但还是相信杰克会给他/她个解释

第三天,第三个唇印子,分析后和第二天第一天的一毛一样。A暴走逼问杰克是哪个女的,杰克不言。

第四天,A跟踪杰克去庄园上班儿。























然后A发现那个唇印子是裘克的

奈布:杰克你说我进不进去?
我:进
奈布:进的话不就是一种对你的妥协了?
我:那就不进
奈布:可是我想赢。
我:那就进
奈布:我不想被人怜悯,尤其是你
你:……。(打晕,抱到地窖口)进
奈布:我绝对不是自己进的,是头晕脑花栽进去的
你:注意安全

《兵线》

*佣兵。无cp向,游戏知识有
未指明一切出现人物/知识
小学生文笔,后边不想分段
感谢阅览↓

在兜帽男人看来,把存活当做任务已是常态,难度标三颗星。帮助队员/引开目标注意,两颗星。修理电器设施,四颗星。
托撑在窗沿身子翻去另一边,耀眼的警示红光被障碍物中折一道,随即它的主人转向一旁寻新路径。脚程加快了三十秒的男人扭身扯开嘴角笑着,手竖二指别在额角,向着高耸的大门示了个礼,嘴里转出的调是个亮嗓,携着几分干涩与沙哑。

“如果不是时机不对我真要吹个哨儿乐呵乐呵。”

这男的生的也是个俊秀人,暗色连帽衣掩了大部分身条却也难敛纤体,瘦胳膊小腿儿的架子骨倒也该宽该横哪不含糊,身上衣饰拾掇的利落,面上也是干干净净不抹尘,嘴角他是稍稍上翘,圆溜眼珠子透着精光,丢进人堆里打眼瞧不出个一二三。
他在转角顿了脚步,隐在千疮百孔的墨绿木板后面,不屑于小心翼翼的蹲俯抹印,只是带着一种戏弄意味、正大光明的休憩整顿。

抬起头便与刚巧在附近阖上盒盖的医服姑娘着了正脸,二人左心口不约加快频速震动,并隐隐显出黝紫的小心脏——过多的失败场数叫他们记下了很多东西,例如,前端冒着红光步步逼近的监管者。
战场上和任务里都没有性别一分,男人还是闪避一旁将落板处让给姑娘,自己则迎面撞上监管者,伴着红光转移身子降在另一边窗沿。

监管者手里的打击器打空落在墙上迸出的火星使他称奇,遥遥望见庞物背后的倩影刚跑到下一个圈绕点,他面上添了几分犹豫,便驻足原地,大幅摆了摆左手,仰头发出笑音。
监管者很快的翻窗而来,利用这个时机抄起鲨鱼布偶给予他一记重击,砸的男人一时头晕目眩,加速跑开两三步只得蹲身手撑地以四脚爬行几下才能勉强支持身体重新直立。

本就在偏处末角,薄掌抵到墙面 臂上装置瞬间发力整个人弹射而出,屁股后面带上一尾黑色印记他奔向下一个障碍物多的地点,却是在路径中被监管者大步赶上,手起刀落把人彻底拍晕。
脑袋胀的厉害仿若下一秒就爆炸开来,脑浆干髓喷射一地,男人被迫两手抱头跪坐在地,很快的监管者胸脯剧烈起伏两下,牵起两三个气球挂在男人腰间。

不得不说是高处氧气成分不赖,男人呻吟一声清醒而来,凭着本能用力摆动身子挣扎着,未果。终是被丢到了狂欢之椅上,男人甚至能感受到屁股底下看似舒适的椅垫缝里,渗出血液慢慢染湿他的底裤。
监管者果真是个硕大块头,只是脸被白绑带裹的严严实实,随着动作左腰处原话的铁球小幅度摇摆着,重重撞在肚皮上发出闷响,令男人打属意外的是屠者开口向他说话,尾音伴斥着沉重的喘息声,仿佛要把肺里的气息全部吐掉一般。

“你是谁。”

男人张了张嘴,他是一个向来不记姓名的人,自然也不乐意把姓名轻易告诉他人只是一个绰号,会随着已死之人一同葬入地底腐烂罢了,只不过现在要提前了而已。

“你有看到我的女儿吗?我不得已把她放在那里,就再也找不到她了,你有看见她吗。她长的小小的,特别爱笑…”

那挤满绷带的脸对天,似乎没有要听他的回应,屠者抬起大手用力撮挤着自己的脑袋,背脊躬成了虾米,被绑在椅子上禁锢于荆棘内的男人耳闻了两声极小的啜泣,如那黑色的鸦雀在自己接近时忽的展翅突破重重线缆晃晃悠悠飘着一般绝望,被几双黄澄眼珠子凝视着,男人身下的椅子旋转两圈,带他一齐蹿冲上天。

画的四个无偿崽,自己的模板